经济学家:如何降低疫情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0-02-02 来源:本站

除了疫情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对经济的影响则更为关键,尤其今年是诸多硬性指标需要实现的年份,瑞银表示,在其基准情景下,预计病毒疫情不会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因此风险资产在未来6个月应有良好支撑。

  瑞银认为,中国为遏制冠状病毒采取的积极措施(比如隔离封控)以及其他国家的防范措施(比如取消航班和边境管制)将颇为有效。由于消费者需求降低且供应链受扰,这些措施可能使得经济在短期内受到冲击。不过,如果能够成功遏制疫情,我们预计在需求反弹和潜在的政府刺激措施下,经济增长可望在未来几个季度反弹。总体而言,我们估计2020年中国经济增长可能会从此前预计的6.0%下降至5.5%,亚洲(日本除外)的盈利增长则下滑2-3个百分点。

  任泽平提出的政策建议为一以贯之的三大政策组合:稳健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大力度的改革开放。其中,财政政策是关键,加大减税和支出力度;货币政策要适度降准降息;此外,他还建议在主要疫区和特大城市探索灵活办公机制、错峰上下班,发展线上和智能化办公,避免人流交叉感染。尽快恢复生猪、家禽类饲料的供应和物流系统,避免生猪、禽类因饲料供应和销售受阻而大面积扑杀产生新的疫情。兼顾企业和员工利益,落实员工带薪休假制度的同时,延长的假期及推迟开工的期间内按一定比例支付基本薪酬而非强制工资,减少企业因负担过重而在复工后加大裁员的现象。大力补齐医疗短板,改革医疗体制,放开市场准入但强化事中事后监管,提高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和改善工作环境,提高财政支出中医疗等民生支出占比。

  中泰证券李迅雷认为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主要影响在第三产业,全年影响幅度估计在一个百分点左右,这也意味着对GDP增速负影响或超过0.5个百分点。

  李迅雷表示,在经济政策层面,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属于黑天鹅)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需要重新调整2020年既定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假设在悲观预期下,该疫情将对GDP增速带来的拖累达到1个百分点,那么,大约需要增加5000亿左右的投资和消费来对冲,才能起到稳增长的效果。因此,财政政策应更加积极,要扩大财政支出规模,建议财政赤字率从2019年的2.8%,上调至3%,即增加约2000亿人民币的财政支出。横向比较看,日本财政赤字率7%左右,美国4%左右,中国到3%,并非不可接受。货币政策方面,应该实施稳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第一季度即需考虑降息,全年的加码的降准降息目标,应该是促进全社会新增约X亿左右(X: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情况而调整)的投资或消费。此外,在新冠疫情防控的背景下,应该鼓励社会各界积极捐款,目标应该达到1000亿左右。如果能新增财政、货币投入和社会捐款这三项共5000亿左右形成的投资或其他各项支出,则基本可以抵消此次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

  中信建投黄文涛依然维持经济前高后低之判断。黄文涛认为,疫情的演变或将扰动本轮经济回暖的小周期。如果此次疫情持续时间较长,应该会从生产端、需求端两个方面影响经济。疫情对生产端的影响还要视情况而定,但从目前看,疫情对消费的影响显而易见。其对GDP贡献较高的服务业有较大冲击也已成定局。春节期间的餐饮、旅游、酒店、影视娱乐、交运等行业本来是黄金时间,但由于疫情发展的原因,经营活动和收入大幅减少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对冲政策或会提前或加码。今年是“十三五”收官之年,是经济十年翻一番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由于经济普查对过往经济基数的调整,2020年中国GDP增速达到5.6%左右即可完成翻番任务。但由于中国经济处于三期叠加的下行期,处于三大攻坚战的决胜年,加上外部环境不确定,2020年的经济形势本身已经较为困难。由于新型肺炎疫情的“黑天鹅”扰动,中国经济增加了新的外生变量,在原有的决策系统中又加入了新的因素。因此,本来已经较为困难的经济变得更加复杂。我们预计原有的逆周期调节政策宽松方向不变,节奏或比原来预想的要加快,力度或比原来预想的要加码。就财政政策和准财政政策而言,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发挥三大政策性银行作用和和提高赤字率是看点。就货币政策而言,降准仍有空间,降低短期资金成本和中长期资金成本同样重要,除了MLF和LPR利率走低之外,也不排除降低存款利率。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全国服务热线:
138-8842-6708
咨询二维码